查看完整版本: 关于评剧唱词结构浅释(三)

hyx-sgh 2011-7-12 11:51

关于评剧唱词结构浅释(三)

3.[size=3][font=黑体]评剧唱词行腔的音组切开形式。[/font][/size]
在唱词里,不管是七字句还是十字句,必须能切开成二二三和三三四(或三四三),因为唱的时候不是一整句连续唱下来的,不能切开就不能行腔。例如:
①   千山 — 万水 — 来到京城,也不知 — 我(的)夫 — 身在何存。
         日没 — 黄昏 — 天色已晚,借宿 — 一宵 — 明日再寻。

又例如下面的唱词:
②   望晴空冰轮乍涌,步香阶风扫残红。离恨天闲愁万种,团圆月遍照孤茕。
这一段词也是七字句,但他不能切成二二三的形式,所以在评剧里就很不好唱。

一般比较快的板头多用七字句,慢的板头多用十字句。评剧唱词大多是七字句和十字句组成,但这也不是很死板的规律,字数不等的像散文诗一样的句子也能唱,只要能分出上下句就行。例如:
③   我的爹不该给我把亲订,我跟柱儿不认识怎么能够随我的心。我一定跟赵家把亲退,等我爹回来细问原因。
这样的唱词就要靠演员行腔时灵活应用了。

[[i] 本帖最后由 hyx-sgh 于 2011-7-13 16:46 编辑 [/i]]

hyx-sgh 2011-7-13 16:09

另外,十字句也可以切成“三四三”形式,例如:
④ 何日里—春风染绿—垂杨柳,何日里—湛湛秋—试吴钩。何日里—跨马平川—争驰骤,何日里—除奸扫恶—洗神州。

还有,评剧唱词中也常常为配合音乐的节奏在唱词的节奏上有所变化,主要是“嵌字衬字”和“句型变异”。例如:
⑤ 陈瘸子—他逼我—(偷)把稻种运
⑥ 照化(我)—胸中—千层冰
以上两句中的“偷”“我”分别是“嵌字和衬字”(就是以上讲的“附加字)不影响唱词音组的切分。
又如:
⑦ 靠了你—他们在群众面前—逞威风
⑧ 他们就—小恩小惠摇头摆尾—将你奉承
以上两句都属于“句型变异”,仍然是“三四三”的形式,中间的字虽然多了,但在乐曲中还是占四个字的位置,只不过速度变快了。后一句中的“将你”两字占一个字的位置,属于 “嵌字”。

在评剧流水板演唱的结尾一句,常常用一个长句,但它多是采用垛句的形式,结构紧凑,最后用一个长长的拖腔,非常适合表达一段唱的高潮部分那种激昂的情绪。这样的例子很多,就不在这里列举了。

[[i] 本帖最后由 hyx-sgh 于 2011-7-13 16:44 编辑 [/i]]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关于评剧唱词结构浅释(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