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ingju.com.cn - 中国评剧曲谱网
| 首页 | 唱段曲谱 | 评剧史略 | 评剧知识 | 曲  牌 | 锣鼓经 | 剧  本 | 戏词释典 | 特色铃声 | 戏迷论坛 | 曲谱邮购 | 买乐器 |
 中国评剧曲谱网 曲谱服务热线:132-5320-3298
戏迷登陆
评剧
加载中...
评剧曲谱搜索引擎
输入想查找评剧选段名的一部分或全部
关键字
高级搜索
热门选段 花为媒 刘巧儿
秦香莲 人面桃花
小女婿 夺印
最新评剧曲谱
·题帕
·天业他吹响小唢呐
·人常说久病床前无孝子
·赵昂贼子太横行(花园会对唱)
·听公主诉肺腑如梦方醒
·密建我游宫览景方兴未尽
最新铃声
·鸳鸯河--喜得换了新娘装
·玉镯情--休生悲莫忧愁
·贻顺哥烛蒂--想不到你是贵人
·双锁山--前奏音乐
·金钱板击打乐
·尼姑下山前奏
剧 本
[ 来源:pingju.com.cn | 编辑:admin | 时间:2008-01-01 13:27:04 ]
 

    本站上传的部分小戏剧本,选自“全国部分省市农村题材小戏调演”中的优秀剧目。这些剧目选材好,立意高,内容丰富,题材广泛,贴近生活,风格多样,形式短小精悍,乡土气息浓郁,是非褒贬分明,情节感人至深,为广大文艺工作者和各级各类文艺团体提供了可移植演出的蓝本。其他评剧剧本与戏曲小品剧本,有的是由戏迷票友根据录音整理,文字记录不够精准;也有评剧专业演员个人保存的剧本和正式出版印刷的剧本,或因有所修改,或因版本不同,与网上的视频、音频不完全吻合,供参考。

剧 种 剧 目 更新日期
评 剧 刘云打母 2012-10-22
评 剧 打狗劝夫 2012-06-21
评 剧 杨二舍化缘 2011-03-22
评 剧 向阳商店 2010-03-06
评 剧 女陪客 2010-03-06
评 剧 马寡妇开店 2010-03-06
评 剧 包公赔情 2010-03-06
评 剧 进 山 2008-04-05
吕 剧 借 媳 妇 2008-04-05
吕 剧 春暖花开 2008-04-05
越 剧 瓜 园 会 2008-04-05
抚州采茶戏 县官下乡 2008-04-05
二 人 台 父子争权 2008-04-05
豫 剧 调 查 2008-04-05
越 调 电脑风波 2008-04-05
二 人 转 喜 莲 2008-04-05
淮 剧 画 像 2008-04-05

 

刘 云 打 母

根据沈阳评剧院演出光盘整理

主要演员:郑冬梅  葛永明  李冬梅)

人物:刘云妻(李桂珍)  刘云  刘母

 

(小锣冒头)(刘母内白)刘云儿,可想死为娘了!(上场)

刘母(白):丈夫下世早,老身受煎熬!(坐下)

儿子不孝媳妇贤,娇宠溺爱悔当年。

有心想管管不了,赌博场中任留恋。

老身刘门陈氏,丈夫早年下世,留下一子名叫刘云。自由娇生惯养不曾管教,一直长大成人,不务正业,终身吃喝嫖赌任意放荡,如今已有一月有余未曾还家。那日我在门外瞭望与他,来了一阵凉风吹得我遍体发软只觉寒冷,至今数日不思饮食,不免将媳妇唤来做碗汤面(起身),媳妇哪里?

(刘云妻内白)来了!(小锣垛头上场)

刘妻(唱):忽听婆母唤一声,房中走出我李桂珍。

进房来我这里飘飘下拜,将媳妇唤进房有何话云(哪)?

刘母(唱):老身在床上昏沉沉,耳旁忽听得有人声。

           强打精神用目看,原来是媳妇她面前存。

           为娘得了思儿的病,做碗面汤娘好沾唇。

刘妻(唱):知道婆母病未愈,我做碗面汤娘好沾唇。

母亲你在房中将儿来等,

刘母(唱):好一个贤德的媳妇李桂珍。

           我躺在床上把儿来等,

刘云(内白)走哇!(上场)

    (唱):又来了走南闯北 爱讲外面 好交朋友的 我叫小刘云。

           我在宝局里把钱耍,银子输光咧哎来我才转回家门。

进了大门上房过,(刘母白:儿啊!)又听得我的妈一个劲的直哼哼。

(白)嗯嗨!

(对白)

刘母:儿啊,儿你回来啦!儿啊你一月有余未曾还家,你到哪里去了哇!儿啊,你可想死为娘呀,我说你贫不贫哪,我还不知道我是你儿子?告诉你说从今天起,不许你管我叫儿子!  

刘母:不管你叫儿子叫什么呀?

刘云:嗯,要叫刘大爷!     

刘母:刘大爷?

刘云:哎,我在外边的朋友很多,要是朋友来啦,你一点儿规矩都没有那哪行啊?从今后,我在外面一咳嗽,你呀,就赶紧站起来,你就说,刘大爷您回来啦?你站着,你应该问我:刘大爷您渴不渴呀,饿不饿呀,冷不冷啊,热不热呀?这叫朋友一看,我们家该多么有规矩呀?

刘母:管你叫刘大爷,为娘我说不出口哇,我我不会呀!

刘云:你不会?不会你慢慢学嘛!    

刘母:学也学不会呀。

刘云:哼!你要是学不会 我我就打你!

刘母:儿啊,怎么,你要打我?你就是把我打死我也不叫你!刘云:打死你,哼!打死你谁受罪呀。 我呀,把你打个半死不活的,我一走了之,我我再也不回来啦!

刘母: 哎呀,儿啊儿啊,你打为娘几下倒也无妨,你若不回家可就想死为娘了哇!

刘云:你要是怕我不回家你就依着我。

刘母:那那咱就试试吧!    

刘云:那咱就练练,嗯呔!

刘母:刘大爷你回来了!    

刘云:我回来了。

刘母:你请坐吧!          

刘云:我说,你怎么不说话呀?

刘母:刘大爷,你回来啦。  

刘云:哪来的这么多回来呀,你问我渴不渴。

刘母:哦,你渴不渴呀?    

刘云:我渴啦!

刘母:为娘给你做饭去。    

刘云:哎,你装糊涂是吧,我渴啦,你给我烧水去!

刘母:哦,再试一次,再试一次吧!

刘母:哦,刘大爷你回来了,你请坐,你渴不渴,我给你烧水去。  

刘云:不渴!

刘母:你饿不饿,我给你做饭去。 

刘云:这就对了,别忘了,记住啦!

刘母:哎……哎呀!

刘云:哎,妈呀,你这么唉声叹气的是怎么回事儿呀,不愿意吗?

刘母:我病了呀!

刘云:你病啦?得的什么病呀?

刘母:为娘想你,得的思儿之病啊。

刘云: 哎呀,我妈想我都想出病来啦,看起来真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哇!今天只当太阳从西边出来啦,我呀行行孝吧。妈呀,你真是想我想出病来了吗?

刘母: 是啊。

刘云: 那么,你想吃点什么吗?

刘母:  我想吃什么,你能给我买吗?

刘云: 能啊,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

刘母: 我想吃叉子火烧烧羊肉。

刘云: 好,我给你买去。

刘母: 慢来,再给我做点稀的。

刘云: 稀的,稀的想吃什么呢?

刘母: 面汤,给我和上一块儿面,擀上薄薄的片儿,放点儿葱姜蒜儿,弄来点儿胡椒面儿,喝了辣了一身的汗儿,我这病啊,就好了一半儿。

刘云: 啊哈!(仓)你这哪是病啊,你这是馋老哇。哼!跟刘大爷我胡说起来了。我本当今天行行孝,看来我是非打不可啦!我问问你哪想吃啊?

刘母: 为娘心里想吃,口内就说出来了。

刘云:  我说你怎么那么馋呢?

刘母: 好奴才!

八大 台 仓 嘟· 台 仓· 来才 乙台 仓)

刘云(唱):刘云恼恨气在心,我把母亲按倒在地挨尘。

           刘云在房中把母亲打,

(急急风 梆子穗)

刘妻(唱):又听得丈夫他 他 他他他他打娘亲。

           有心进房把丈夫劝,怎奈丈夫是个浑人。

           这件事我还要另打算……(急急风)

(对白)

刘云: 我问问你,你那叉子大火烧羊肉还吃不吃啦?

刘母: 我不用了,不用了。

刘云: 你那热面汤还喝不喝啦?

刘母: 全都不用了,不用了。

刘云: 你这病怎么样了?

刘母: 我这病越发沉重了。

刘云: 你给我起来!

刘母: 哎!(没起来)为娘起不来了哇!

刘云: 这鞋底子又下去了啦!

刘母: 不要……我起来了,起来了。

刘云: 去根儿了吗?

刘母: 就算去根儿了吧。

刘云: 母亲有病,东庄请先生,西庄请大夫,那都是瞎掰。看见了没有,我这一下连根儿都去了,这里面还有个名堂哪,这叫生打暴力丸,鞋底子的药引子,治一个好一个,治两个好一双。噢!竟怨跟他生气了,还没上后院看狗剩儿他妈去哪,我呀看狗剩儿他妈去。听我告诉你,我打你的事可不许跟你儿媳妇说,你要是说啦,非要你的命不可!

刘母: 我我不说我不说。

刘云: 我看看我们狗剩儿他妈去了。(急急风)

顿八大 仓仓 令仓

刘母(唱):我那下世的人哪!

           奴才做事心太狠,打得我周身疼痛头发昏。

           伤心之处怨夫主,

(白)夫哇,你临终之时言说咱那刘云儿,就是我的老来依靠,你死之后为妻受尽千辛万苦,将他抚养成人,由于他娶妻生子。不料他他不但不孝,今日又将老身棒打一顿。夫哇,这就是我的老来依靠吗?夫哇!

(接唱) 去到坟座哭夫君。不孝的人哪!

刘妻(唱):丈夫做事灭人伦,不该上房打母亲。

           这件事若被那街坊邻居婶子大娘知道了,必然是啊说我们夫妻不孝是个忤逆之根。

           进门来坐不安来立不稳,我定要劝他回心转意敬母亲。

           头上青丝忙扯乱,躺在床上装病人。

           我在床上放悲声,放悲声。我在房中把夫等。

刘云(唱):来了我能说会道的小刘云。

           我在上房把母亲打,对待我的媳妇可没有二心。

           来在房外止住步,

刘妻(唱):我的夫哇!

刘云(唱):又听得狗剩他妈,放悲声,放悲声。

(对白)

刘云:哼!怪不得我在赌局输钱哪,前边我妈哭,咳,后边我媳妇哭。见了我媳妇儿可不能见了我妈似的,我得轻着点儿,可别惊动了他老人家的大驾呀!(进门)媳妇儿我回来啦,我回来啦!呦,怎么不言语呀,哦,八成是挑理了。老婆在上,汉子刘云前来问安!

刘妻:在我面前跪着的你是哪个?

刘云:你连我都不认识啦,我是狗剩儿他爹回来啦。

刘妻:哎呦!哎……呦!

刘云:哎呦媳妇啊!     

刘妻:哎!(大大 乙台

刘妻(唱):叫声丈夫你太狠心,为什么一日有余未回家门。

           为妻想你身得病,躺在床上昏沉沉。

           适才间为妻我做了一个梦,有大小二鬼闯进房门。

           要勾我的魂哪!

(对白)

刘云:闹了半天我媳妇他病了,我呀我赶快给我媳妇还个愿去吧!刘云在上老天在下,保佑我妈死了叫我媳妇好了。我买个鸡蛋给你供上,我呀大大的咬上两口,剩下的全给你还不行吗?呦,香怎么没着哇,这人倒霉香都点不着。得,我也不烧香了。我呀,问我媳妇想吃什么不想,这病人一想吃东西病就好啦。媳妇儿你想吃什么不想?

刘妻:我想吃的东西你能给我买来吗?

刘云:能啊!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你就是吃活人脑子也有啊!

刘妻:那上哪买去呀?

刘云:扳倒了就砸呀!

刘妻:砸谁的呀?

刘云:砸咱妈的!

刘妻(唱):我的夫哇!别的东西为妻不用,(刘云白:那你想吃什么那?)

           我想吃紫花的黄瓜,买上两根(哎)。

妻好沾唇哪,病好离了身。

(对白)

刘云:好,你等着我给你买去!

刘妻:回来,我不要咱们这儿的黄瓜。

刘云:那你要哪儿的?

刘妻:我要南边的黄瓜。

刘云:南边的黄瓜什么样啊?

刘妻:南边儿的黄瓜开紫花,刺儿朝里长着,籽儿朝外长着。

刘云:哦,南边儿的黄瓜开紫花,刺儿朝里长着籽儿朝外长着。哎呦,媳妇儿,这你让我上哪儿给你买去呀?媳妇儿,你还想吃点儿什么呀?

刘妻:我要吃老虎心。

刘云:老虎心?

刘妻:我要吃活老虎心。

刘云:活老虎心?媳妇儿这我上哪儿给你买去呀!

刘妻:我告诉你,你拿把刀子到山里等着,看见那老虎你就把它逮住,逮住之后把它的心挖出来给我吃了,那我这病就好了。

刘云:哦,我拿把刀子上山逮老虎,我要是逮不住老虎,那还不得老虎把我吃了,那我不就变成老虎粪了么。你你这是成心为难我呀!哼!老娘儿们好比墙上的泥坯,揭了一层又一层,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两天不踢扳倒墙啃泥,一天一顿你是感恩不尽。今儿个我是非打你不可!

刘妻:哎呦!哎……呦!

刘云:媳妇儿,你还想吃点什么哪?

刘妻(唱):我的夫哇!买不来的东西为妻不用(哎),

我想吃那东海的老龙鳞,病好离身,我的夫哇!

(对白)

刘云:媳妇儿,这东海的老龙鳞我上哪给你钓去呀,媳妇儿,你还想吃点儿什么呀?

刘妻:我想吃鸭蛋。

刘云:鸭蛋?好 你等着我给你买去。

刘妻:回来,我不要咱们此地的鸭蛋。

刘云:那你要哪的鸭蛋呢?

刘妻:我要高唐州的鸭蛋。

刘云:媳妇儿,你干嘛要吃高唐州的鸭蛋哪?我在咱们门口给你买上仨俩的不就完了吗。

刘妻:高唐州的鸭蛋有荤的有素的,红皮儿是荤的,白皮儿是素的。你背上个搭子买上两个鸭蛋,一头儿背一个。走在人多的地方,要是有人问你,刘云你身上背的是什么哪,你就手拍胸脯说,白鸭蛋哪白鸭蛋。

刘云:哦,我背上个钱搭子,买两个鸭蛋一头装一个,走到人多的地方人家要问,刘云买的是什么哪,我就说,白鸭蛋那白鸭蛋。你你这不是骂我吗,我呀,我不去!

刘妻:你去吧。  

刘云:不去!  

刘妻:哎呦!哎……呦!   

刘云:好……我去,我去!

刘云(唱):小刘云不怠慢,忙把这钱搭搭在我的前后心。

           回身打开描金柜,取出来白花花那个雪花银。

           辞别了我的妻往外走,

刘妻(唱):上前拉住了我的夫君。问声夫君你往哪里去,

刘云(唱):我要到高唐州去把鸭蛋寻。

刘妻(唱):我问你寻鸭蛋为的是哪一个,

刘云(唱):为的是我的妻病好离身。

刘妻(唱):你母有病你把他打,为妻有病你把鸭蛋寻。

刘云(唱):我的母亲那个我爱打,碍不着我妻李桂珍。

刘妻(唱):我问你先有妻来还是先有母,

刘云(唱):先有贤妻后有母亲。

刘妻(唱):你言说,先有妻来后有母,我这问强人你是身打何处来,你是怎样做人!

刘云(白):我媳妇儿问我身打何处来,哎呀,我要说是我妈生的,我媳妇儿准生气。哎!有啦。媳妇儿啦,你不是问我身打何处来吗,我是从石头缝儿里蹦出来的!

刘妻(白:)强人哪!

刘妻(唱):昔日里有个小王祥,他母有病躺在床。

           数九寒冬身得病,一心想吃鲤鱼汤。

           他手托银钱无处买,剥去了衣裳卧冰上。

           龙王见他是孝子,打发那龙子龙孙把鲤鱼送出江。

           他手托鲤鱼回家转,他母亲吃了后病好安康。

           二十四孝头一孝,留下了美名万古传。

           丈夫你不学古人和先辈,好不该在堂前拷打你老娘。

刘云(唱):你说比古就比古,有位古人说其详。

           昔日有个小韩信,九里山前活埋娘。

           九里山前活埋母,到后来他做了三齐王。

           (白:别看刘云)今天打了母,日后我也能称大王。(急急风 梆子穗)

刘妻(唱):好话说了无有用,良言难劝迷心人。

           急的桂珍无主意,(小孩儿哭)(仓 三锤)又听娇儿哭连声。

           心生一计有有有,我何不假意摔子劝夫君。(仓)

          (八 大台仓才 仓)可说是我那不懂事的小娇儿,为娘有话对你言讲。

我那糊涂的小娇儿,儿啊!(大锣剁头)

           上前来抱起亲生子啊!为娘有话对你言。

           儿啊,娘怀儿十个月并非容易,娘怀儿十个月受尽苦辛。

           娘怀儿一个月不知不觉,娘怀儿两个月呕吐恶心。

           娘怀儿三个月方知有了孕,娘怀儿四个月似火烧身。

           娘怀儿五个月茶饭懒用,娘怀儿六个月好似病人。

           娘怀儿七个月腰酸腿软,娘怀儿八个月昼夜担心。

           娘怀儿九个月不敢劳作,十个月我的小娇儿啦就要临盆。

           说不尽生养儿千般哪苦,再说说娘哺乳三年之恩。

           儿卧干来娘卧湿,屎尿不嫌常洗勤。

           左边尿湿右边倒,右边尿湿抱在前胸。

           我儿不眠娘不睡呀,我的儿啼哭娘心疼。

           儿要有病娘心乱,煎汤熬药受苦辛。

           而病好娘欢喜,满斗焚香谢神灵。

           教儿玩耍教儿说话,教儿行走教儿做人。

           一岁两岁娘怀抱,三岁四岁不离娘的身。

           五岁六岁学玩耍,七岁八岁念诗文。

           念书念到十八九岁,订门亲事与儿完婚。

           养儿生子为的是哪一个,为的是老来免受饥贫哪。

           本应将你抚养大,又怕你长大成人打母亲。

           你妻见你面带笑,你母见你把脸沉。

           常言说老猫就在那房檐睡,一辈人传下来一辈人。

           忤逆父生下了忤逆子,忤逆子生下了忤逆根。

           趁你萌芽将出土,我何不早早叫你命归阴。

           我恨不得狠狠心肠摔死你,也免得为娘老来受你欺凌(哎)。

           我的儿啦!(三锤)越说越恼心起火,活活摔死小逆根。

           我这里假意(八大台    仓)要摔子,

(刘母上场 白:奴才,你大胆!)(急急风 梆子穗)

刘母(唱):奴才不孝气死老身!  (柱头)

(对白)

刘母:奴才,为娘思儿心切,你打为娘骂为娘倒也无妨,你你不该又欺负我那贤德的媳妇,我我就把你打死了吧!

刘云:哎呀,妈吔 妈呀,我错啦!刚才你儿媳妇摔子劝夫说今比古,常言道老猫在房上睡一辈传一辈,我要是对你不好,将来我儿子不也对我不好吗。妈呀,我错啦!

刘母:媳妇,他这是……

刘妻:婆母,看来他已回心转意了。

刘母:你当真?

刘云:妈呀,我要是有半句谎话,就叫天雷劈死我!

刘妻:婆母,看在儿媳的面上,就让他起来吧。

刘母:念在我贤德儿媳妇的面上你你起来吧!

刘云:哎,多谢媳妇儿!

刘妻:哎,多谢咱妈。     

刘云:多谢妈啦! 

刘母:不用。

刘云:妈呀,你笑一个吧。 

刘母:我不笑。   

刘云:妈呀,你笑着吧。

刘母:不笑。  

刘云:妈呀,你看我给你打个哇哇……   

刘母:哈哈……

刘母(唱):不孝之子小刘云,

刘妻(唱):今日不该打母亲。

刘云(唱):从今往后我改过,

  (唱):摔子劝夫(大台 仓·个 来才 乙台 仓)李桂珍。

 

(尾声)(八大 台 仓 才 仓·个 来台 七令仓个 来才 乙台大台 仓 才 仓)

 

本站会员Hyx-sgh根据沈阳评剧院演出光碟编辑整理(2012.6

 

 
 
  中国评剧曲谱网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中国评剧曲谱网 冀ICP备08005179号
Copyright © 2008-2009 pingju.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pingju.com.cn
pingju.com.cn 版权所有,本站所有内容未经 pingju.com.cn 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