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ingju.com.cn - 中国评剧曲谱网
| 首页 | 唱段曲谱 | 评剧史略 | 评剧知识 | 曲  牌 | 锣鼓经 | 剧  本 | 戏词释典 | 特色铃声 | 戏迷论坛 | 曲谱邮购 | 买乐器 |
 中国评剧曲谱网 曲谱服务热线:132-5320-3298
戏迷登陆
评剧
加载中...
评剧曲谱搜索引擎
输入想查找评剧选段名的一部分或全部
关键字
高级搜索
热门选段 花为媒 刘巧儿
秦香莲 人面桃花
小女婿 夺印
最新评剧曲谱
·我本是窦家女原名端云
·那一天斩杀蔡贼公余后
·春风得意精神爽
·莫伤心泪擦干
·我这里替主母虔诚祷告
·王三巧在房中心绪不宁
最新铃声
·鸳鸯河--喜得换了新娘装
·玉镯情--休生悲莫忧愁
·贻顺哥烛蒂--想不到你是贵人
·双锁山--前奏音乐
·金钱板击打乐
·尼姑下山前奏
剧 本
[ 来源:pingju.com.cn | 编辑:admin | 时间:2008-01-01 13:27:04 ]
 

    本站上传的部分小戏剧本,选自“全国部分省市农村题材小戏调演”中的优秀剧目。这些剧目选材好,立意高,内容丰富,题材广泛,贴近生活,风格多样,形式短小精悍,乡土气息浓郁,是非褒贬分明,情节感人至深,为广大文艺工作者和各级各类文艺团体提供了可移植演出的蓝本。其他评剧剧本与戏曲小品剧本,有的是由戏迷票友根据录音整理,文字记录不够精准;也有评剧专业演员个人保存的剧本和正式出版印刷的剧本,或因有所修改,或因版本不同,与网上的视频、音频不完全吻合,供参考。

剧 种 剧 目 更新日期
评 剧 刘云打母 2012-10-22
评 剧 打狗劝夫 2012-06-21
评 剧 杨二舍化缘 2011-03-22
评 剧 向阳商店 2010-03-06
评 剧 女陪客 2010-03-06
评 剧 马寡妇开店 2010-03-06
评 剧 包公赔情 2010-03-06
评 剧 进 山 2008-04-05
吕 剧 借 媳 妇 2008-04-05
吕 剧 春暖花开 2008-04-05
越 剧 瓜 园 会 2008-04-05
抚州采茶戏 县官下乡 2008-04-05
二 人 台 父子争权 2008-04-05
豫 剧 调 查 2008-04-05
越 调 电脑风波 2008-04-05
二 人 转 喜 莲 2008-04-05
淮 剧 画 像 2008-04-05

- - -

刘春秀:(唱)望高炉想工人炉前奋战,撒热汗绘新图豪气冲天。

崔玉海:(唱)望高炉想自己宏伟志愿,上大学当专家气派非凡。

        [汽笛长鸣。

刘春秀:(唱)东风吹汽笛响似军号召唤,

王勇翔:(唱)召唤我培养青年接好革命班。

刘春秀:(唱)召唤我干商业把青春贡献,

崔玉海:(唱)召唤我捧起书本扔掉秤盘。

王勇翔:春秀,小崔!

(唱)送货中要想着群众方便,还要把种种需要访问周全。

      宁愿自己麻烦千遍,决不让工农群众一时为难。

      走出柜台见世面,党的教导记心间。

      咱应当迎风激浪经受锻炼,做一个商业阵地战斗员。

      眼望着白云坡红旗招展——

      [三人奋力推车。

     [小蓉子上,李大爷端茶水上,街道群众陆续上。

小蓉子:爷爷,货车来了!

众:  货车来了![群众热情地涌向王勇翔、刘春秀和崔玉海。

崔玉海:遭了,是同学张燕![急忙戴上口罩,悄悄下。

李大爷:老王。

王勇翔:李大爷。

李大爷:白云坡绿树蓝天,齐把亲人盼——

王勇翔:大会战旌旗召唤,

众:  柜台摆坡前!

(唱)货车上琳琅满目五彩缤纷,一件商品一颗心。

妇女丙:(唱)有副食有百货还有小食品。

李大爷:(唱)好像那百货大楼、西单商场、朝内菜市—— 

大  伯:搬到咱家门!

小蓉子:我想买个图画本,

王勇翔:画一面五星红旗飘扬在天安门。

妇女甲:(唱)我买一条劳动巾,戴上它进工厂——

刘春秀:(唱)祝贺你这新工人。

妇女乙:(唱)可有那南方风味干菜笋?

妇女丙:(唱)可带来纳鞋底用的白线绳?

大  伯:(唱)我买两包好烟叶,

妇女丁:(唱)我打一瓶油,外带一缕蓝线两根针。

王勇翔:(唱)百样货送上门随意选用,

妇女丁:(唱)一根针一缕线,

众: (唱)物微情深。

王勇翔:(唱)服务中有缺点批评指正,靠群众办商店飞步征程。

李大爷:嗨,夸还夸不够,还有意见? 货车推上白云坡,我们就满意了。同志们,货车送来的不只是一针一线、油盐酱醋,售货员同志送来的是党的温暖和关怀呀!

(唱)坡上青松根连根,阶级亲人心连心,

众: (唱)商店一心为群众,党的恩情比海深。

王勇翔:(唱)服务上门是咱的责任,毛主席是咱的引路人。

众: (唱)红太阳光辉照大地,照山照水永照“向阳门” !

王勇翔:春秀,我去去就来。

        [王勇翔拿起红糖鸡蛋,到里院送货。李大爷为其引路,群众随下。

刘春秀:售货员同志送来的是党的温暖和关怀, 今天送货,给我上了一课呀!

        [小蓉子端糖水上,李大爷后随着。

小蓉子:姐姐,你歇会儿,喝杯水。

刘春秀:小妹妹,我不渴。

李大爷:嗨,不渴也得喝。

刘春秀:哎,我喝。[喝水] 是糖水?

李大爷:[深情地] 好孩子!

       (唱)商店送货到咱家,大伙儿心里乐开花。

满怀深情多少话,一杯糖水难表达。(白)都喝了吧![偕小蓉子下]

刘春秀:[端起杯子,深思]

(唱)一杯糖水胜甘泉,源源浇灌我心田。

深情的话儿火样暖,声声激励我向前。

春秀年轻少贡献,亲人的期望重如山。

春秀幼稚认识浅,今日里天外又见一重天。

放眼望彩路一条光灿灿,凝神想平凡岗位不平凡。

货车呀货车呀,你车轮不停长飞转,春秀啊一定要当好人民的勤务员!

[潘有才领小崔上。

刘春秀:小崔!

潘有才:小崔在房后刻苦钻研!

刘春秀:潘师傅你——

潘有才:我跑采购,顺便看看。

        [赵大娘背一口袋粮食上。

赵大娘:[惊奇地] 咦,货车!这可太方便了!有肥皂吗?

刘春秀:有。[取出肥皂,任其选购,发现是赵大娘,热情地] 赵大娘!

赵大娘:[认出刘春秀,惊喜地] 是春秀哇,当上售货员了?

刘春秀:是啊,大娘。

赵大娘:春秀,货车几天来一趟?

刘春秀:大娘,天天送货到门前。

赵大娘:嘿,往后啊,用不着托人捎带啦,免得给人家添麻烦。

刘春秀:[听者有心] 大娘,您常托人捎带?

赵大娘:咳,我们街坊,外地采购员。手下货物流转,家中商品齐全。

潘有才:[掩饰地] 大娘,采购员见好就买,这是常见,常见。

赵大娘:噢,您是老付家亲戚吧? 好像见过面。

潘有才:[颇为慌乱] 不,不,我也是采购员,情况略知一点。

        [刘春秀疑惑地打量着潘有才,潘有才佯装坦然。赵大娘欲背口袋,李大爷上。

李大爷:老嫂子,我背吧,您那病——

赵大娘:咳,不碍事。老毛病,时好时犯。

李大爷:可别硬挺,怎不请医吃药?

赵大娘:有个偏方,一时不好配全。

李大爷:缺哪一味?

赵大娘:鸡苦胆。

刘春秀:[默记在心上,上前抢着背起口袋] 大娘,走吧,我给您送家去吧!

        [赵大娘感激,李大爷点头称许,拿起糖水杯子,三人同下。

潘有才:小崔,[掏书]

崔玉海:嘿!《升学指导》,太棒了!

潘有才:[翻开书上某页] 这里边有去年高考的难题,你算算。

        [潘有才让崔玉海一旁算题。傅满堂上。

傅满堂:买盒烟。

潘有才:[见崔玉海不悦的站起,示意其坐下] 思路不宜打乱。

        [对傅满堂低声,含怒的] 小买卖不能再干,因小失大,后患接连。

傅满堂:老潘,货车真的上坡?咱们的地盘怎么办?

潘有才:你慌什么,我有办法!先给他来个下马威![递扳手,指车轴,高声]  精装“前门”三毛九分钱。[走向崔玉海]

        [傅满堂紧张地卸车轴上的螺丝。

崔玉海:[猛然站起] 嘿!算出来了!

潘有才:[急以身挡] 哦,真聪明,考大学没问题!

[傅满堂一惊,螺丝帽掉地,急切不敢拾起,慌忙溜下。

[人声嘈杂:“春秀,再见了”。潘有才闻声惊慌,走至货车旁,踢开螺丝帽,急下。[刘春秀、王勇翔上。崔玉海把书藏起。

王勇翔:小崔,走吧。

刘春秀:我来推车。

王勇翔:好。

        [王勇翔帮着刘春秀推车。刘春秀推车下。崔玉海随下。王勇翔欣喜地目送着。李大爷拿一便条跑上。

李大爷:老王,明天还得麻烦——

王勇翔:[接条一看] 保证送到门前。

[忽然出来翻车的轰隆声。内喊:“车翻了”

王勇翔:[闻声一惊] 春秀![疾奔下]

第四场    风雨育苗

[接前场。

[商店办公室内外。室内正面悬挂毛主席像。一侧有梯架挂墙上。

[幕启:刘宝忠正在室内扫地。几个售货员从窗外过道匆匆走过。潘有才跑上。

潘有才:经理,经理,货车翻了!

刘宝忠:[愣住] 什么?

潘有才:货车翻了!事情遭了, 春秀的手砸伤了,大半车货也报销了。

刘宝忠:[血气上涌] 嘿!

潘有才:经理,商店外议论纷纷,柜台内闲话不少。说货车不该上坡,说春秀[故作迟疑]呃——

刘宝忠:[焦躁地] 实汇报!

潘有才:说春秀好胜逞能,不听劝导。依仗着经理女儿,谁管得了!唉,真是人言可畏,唇舌枪刀哇!

        [刘宝忠猛然一甩手,出屋欲下。

        [王勇翔、杨广珍、售货员甲、乙上。

刘宝忠:老王,你来得正好。马上停止送货,再不能心血来潮!

王勇翔:查明事故根苗,货车会出得更好。

刘宝忠:你?!

王勇翔:老刘,征途何曾有坦道,坎坷之中见英豪。我们不能打退堂鼓,只能吹进军号!

杨广珍:对,春秀手伤,我们替她——

售货员甲、乙:对,继续推车,送去需要。

刘宝忠:这是蛮干,有错不改,越干越遭。

潘有才:[心怀鬼胎,伪装积极] 呃,经理,我看货还是要送,车还是要跑。只是春秀手伤未好,同志们又各有职守,过于辛劳。这么着,您把车交给我,但等修好,我和小崔,重踏云坡道。

[刘春秀手缠绷带,背秤盘上。

刘春秀:不,我能推车!

         [王勇翔迎上前去,关切地看着刘春秀的手。

刘宝忠: [既心疼又气恼] 怎么?你还想推车,把秤给我![上前夺秤,未成。心中火气一齐迸发出来] 好哇,你左一个送货,右一个跟车,你忘了“约法三章”, 你忘了严重后果!

(唱)车翻货损飞来祸,我不许你再出车。

              经营管理责任在我,商店影响你敢负责?

刘春秀:(唱)事出有因待追索,您不应该把秤夺。

             我为人民去送货,全心全意是职责。

刘宝忠:(唱)我今天撤销你的工作!

刘春秀:(唱)工作权利谁也不能夺,您个人决定不认可——

刘宝忠:(唱)马上回家不许拖。

杨广珍:(唱)要讲原则休发火,

王勇翔:(唱)冷静下来把话说。

刘宝忠:我——(憋了半天,迸出一句) 今天我做主,不出车了![用力夺秤盘,秤盘“当啷”落地。他急忙拾起,小心查看,心疼地擦了擦土,对女儿大吼一声] 你,你给我回家去!

王勇翔:[厉声] 宝忠同志!

        [刘宝忠停步,静场。售货员甲、乙扶刘春秀进里屋。

王勇翔:[深沉地] 老刘,你夺的不是一杆秤,是青少年为人民服务的一颗红心哪!

        [少顷,追溯地] 记得那一天,春秀她们来店劳动,柜台上人多秤少,我叫她到分销店取秤,春秀拿着这杆秤,回店途中,路过校门——

杨广珍:校长见她腰系围裙手提秤,顿时脸色阴沉。

王勇翔:训斥她不务正业,学生不向学生。

杨广珍:春秀说明缘由,据理力争。

王勇翔:校长尊严受损,大发雷霆。怒冲冲指秤责问:“你是要毕业证书还是要这杆秤?
    要证书,立即把秤交回。要秤,学校不给文凭”!

杨广珍:校长再三逼问,春秀狠下决心:我要秤!学历文凭何所惜,为人民服务不变心。

王勇翔:看!这杆秤只是在计算斤两吗?不,它在衡量一个人的革命精神!

刘宝忠:这——[虽有所触动,仍坚持己见] 可是她进店以后,事故一再发生,不该干的她逞能,该检查的她又不承认!

王勇翔:提出送货上门,应该干,绝非逞能。如今事故发生,原因未明,无过错,又怎能承认?

刘宝忠:[一想] 嗯![缓缓把秤交出]

王勇翔:[接秤,诚挚地] 老刘啊!莫只见车翻货损,需辨别迷雾疑云哪!

        [崔玉海愣头愣脑上。

崔玉海:刘经理!我宁愿剔肉,不愿跟车——

刘宝忠:你!你凑什么热闹?[下]

杨广珍:老刘![追下]

崔玉海:[忿忿然] 这![追出办公室]

        [售货员甲由里屋上,见状,拉住崔玉海,边劝边下。

王勇翔:[心潮起伏] 这车翻得不平常啊!

       (唱)商店内惊波起激浪滔滔,不由我胸臆间警钟频敲。

虽说是春秀年轻经验少,今日翻车非偶然事出蹊跷。

为什么货车翻在云坡道?为什么一波激起万顷涛?

老刘他肝火旺盛心情焦躁,潘有才一反常态 小崔他满腹牢骚。

为送货曾出现多次干扰,纷乱中尤须防无形枪刀。

这事件可能是预谋制造,设下陷阱布圈套,摧新苗夺阵地一箭双雕。

春秀她进店来风华正茂,访云坡推货车重担争挑。

如红花开放在为人民服务金光大道,似战鼓震响在阶级斗争骇浪惊涛。

革命的接班人一定要带好,风雨中育新苗绝不动摇。

我必须察动向坚守前哨,白云坡社会主义商业阵地要占牢。

支委会细分析统一步调,战斗中深挖隐患百折不挠。

漫说是迂回曲折前进道,红旗指处骄阳普照山山水水分外娇!

[刘春秀自里屋走出]

刘春秀:老王同志!

王勇翔:[把秤交给刘春秀,深沉地] 咱为革命管尺掌秤,要经得住雨雨风风!春秀,可曾考虑翻车原因?为什么螺丝脱落?难道说车道不平?

刘春秀:老王同志,我有个疑问。

王勇翔:好哇,说说吧。

刘春秀:我想,会不会有人破坏?

王勇翔:嗯,问得好!货车难出店,店内有隐患;货车翻坡上,坡上有敌情。我们要牢记毛主席的教导,“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刘春秀:您是说,一场阶级斗争,正在身边进行——

王勇翔:对!估计形势,要有一副清醒地头脑;辨识风云,要有一双敏捷的眼睛。坡上不法活动,送货之前已有耳闻——

刘春秀:[一经启发,倏然融会贯通] 老王同志!赵大娘无意谈到,有人代买商品,潘师傅当时一听,好像神色不定——

王勇翔:[警觉地] 哦!潘有才——[思索]

        [杨广珍上。

杨广珍:老王,同志们都在议论,大家异口同声:买卖中常闪过刀光剑影,送货路上同样有电闪雷鸣。

王勇翔:服务上门不能停止!

刘春秀:翻车原因更要查清!

杨广珍:对!

王勇翔:可是,又要送货,又要访问。

刘春秀:到白云坡!

王勇翔:对,依靠群众。

杨广珍:只是眼下老刘思想未通,货车损毁,一时也难使用。

刘春秀:[信心百倍] 纵然肩扛身背,咱们也要送货上门!

王勇翔:背,好![指着墙上挂着的梯架] 你们看!

杨广珍:梯架?

王勇翔:[举起梯架,回忆,心潮澎湃] 当年边区合作社的同志们,就是用它背起货物,串户走沟,不管头上弹雨下,

杨广珍:何惧耳边枪声吼。

王勇翔:送盐,送油,

杨广珍:送种子送镢头。

王勇翔:支援前线打日寇,

杨广珍:帮助乡亲夺丰收。

王勇翔:这梯架呀,斑斑点点,弹痕犹在。革命传统,光照千秋。

刘春秀:老王同志,您把梯架交给我,让我送货上云坡!

王勇翔:当年送货,要突破敌人封锁;今天送货,更应该高唱战歌。为人民服务,勇往直前赴汤蹈火。向敌人专政,誓保江山永不变色。春秀,上坡吧!不但送去需要,还要带回敌情!

刘春秀:[激动地接梯架] 送去需要,带回敌情!

(唱)手捧梯架情如火,传统光辉照心窝。

先辈当年枪林过,浩然正气动山河。

春秀今日去送货,不怕坡陡路坎坷。

调查了解找线索,依靠群众智慧多。

党和人民信任我,继续革命上高坡。

[刘春秀高举梯架,王勇翔等报以欣慰而又希望的目光。

            

第五场    茁壮成长

[上午。前往白云坡的路上。

[幕启:风雨交作。一坡如洗,青松挺立。

刘春秀:(内唱)乘风雨踏泥泞—— [刘春秀背梯架上

[幕后伴唱:英姿飒爽——

刘春秀:(唱)身背梯架斗志昂,同志们声声鼓励犹在耳旁。

道隘路滑挡不住我疾驰前往,雨骤风狂更增添无限风光。

暴雨中看得见亲人们翘首盼望,狂风里听得清机器轰响战歌扬。

我恨不能顷刻飞步云坡上,送急需 查敌情 明风向 迎考验 百炼成钢!

[搏击风雨下

[潘有才打雨伞上,高一脚,低一脚,踽行在回店的归途中

潘有才:昨夜约三方,今朝运白糖。事已安排妥,幕后把身藏。[得意地] 翻云覆雨股掌上,到底潘某手段强。[一不小心,摔到地下]

        [风雨渐小。刘春秀上,发现前面有人,欲上前搀扶。

刘春秀:[一愣] 潘有才?他为何冒雨到坡上?[上前] 潘师傅!

潘有才:[一惊] 春秀?遭了!

刘春秀:[疑惑地] 他为何这样慌张?

潘有才:她为何冒雨把坡上?

刘春秀:近几天他为送货行动反常,今天上坡恐怕有名堂。

        [风雨停住。

潘有才:倘若碰上运糖,天机泄露定遭殃!

刘春秀:潘师傅!你有任务到坡上?

潘有才:没——呃,我也很关心“争气钢”——

刘春秀:[自语] 他分明有意撒谎,[见潘有才紧跟身后] 却为何无心回“向阳”?

潘有才:我要随机应变,巧取梯架,掩护运糖。

刘春秀:[经过考虑] 嗯![故作赶路状]

潘有才:[急步前拦] 春秀!呃—— 瞧你这脚踏泥泞,雨透衣裳。来,我替你背着,你把它拿上![一手递雨伞,一手欲解梯架]

刘春秀:莫非怕我上坡?[辞却] 潘师傅,我能行!

潘有才:呃,春秀,适才间雨骤风狂,只怕你难把坡上——

刘春秀:[一笑] 你看!坡上树木,不经风雨,怎能茁壮成长,郁郁苍苍。

潘有才:行路难哪,当心滑倒摔伤啊!

刘春秀:大路通天,越走越宽敞。

潘有才:[语塞] 呃——

刘春秀:潘师傅,你真把这次送货放在心上?

潘有才:呃,全店职工无不挂肚牵肠。这次送货非寻常,再出差错难收场。呃,你把梯架交给我,送货任务我担当。

刘春秀:原来这样!

潘有才:是啊。[假惺惺地] 春秀,你可不能再上坡了,看你这双受伤的手,[力图瓦解对方斗志,惋惜地] 唉,好好一双手,本应有所作为、努力奋斗!

刘春秀:哦,有所作为、努力奋斗?

潘有才:是啊,你有文化,有知识,比我们老职工高出一头。如果有理想的工作,凭你这双巧手,定能够为社会作出贡献,为自己——

刘春秀:为自己?

潘有才:[急忙改口] 呃—— 为自己国家做出成就。

刘春秀:如今?

潘有才:如今称盐打油,搬筐抬篓,谈何贡献?哪有成就?辜负了学校培养,家长期望,

        只落得雄心磨灭、大志难酬。

       (唱)摆尺弄秤一双手,纵无远虑有近忧。

             天天送货满街走,误了青春难出头。

刘春秀:[轻蔑的一笑] 哼!你枉自经商几十秋,不懂得商业职工这双手!

        [满腔激情 犹如江河决口,汹涌澎湃,一泻千里]

       (唱)商业职工一双手,平凡岗位争上游。

这双手推货车飞奔疾走,这双手掌秤盘情浓意稠。

这双手将城乡金桥搭就,这双手把党的温暖送到群众心里头。

劳动的手为人民服务干不够,光荣的手哇为祖国平地起高楼。

劳动的手 光荣的手,有人喜欢有人愁。

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无产者千万双手写春哇!

春秀也有一双手,绘宏图织锦绣把壮志酬,

称盐打油我不歇手,自有理想照心头。

 
 
  中国评剧曲谱网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中国评剧曲谱网 冀ICP备08005179号
Copyright © 2008-2009 pingju.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pingju.com.cn
pingju.com.cn 版权所有,本站所有内容未经 pingju.com.cn 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