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ingju.com.cn - 中国评剧曲谱网
| 首页 | 唱段曲谱 | 评剧史略 | 评剧知识 | 曲  牌 | 锣鼓经 | 剧  本 | 戏词释典 | 特色铃声 | 戏迷论坛 | 曲谱邮购 | 买乐器 |
 中国评剧曲谱网 曲谱服务热线:132-5320-3298
戏迷登陆
评剧
加载中...
评剧曲谱搜索引擎
输入想查找评剧选段名的一部分或全部
关键字
高级搜索
热门选段 花为媒 刘巧儿
秦香莲 人面桃花
小女婿 夺印
最新评剧曲谱
·离朝直奔天波府
·提起了我的家心中悲痛
·提起来这位公子长得可真俊
·金牌调来银牌宣
·海棠花儿开
·这盏灯是咱们家的传家宝
最新铃声
·鸳鸯河--喜得换了新娘装
·玉镯情--休生悲莫忧愁
·贻顺哥烛蒂--想不到你是贵人
·双锁山--前奏音乐
·金钱板击打乐
·尼姑下山前奏
剧 本
[ 来源:pingju.com.cn | 编辑:admin | 时间:2008-01-01 13:27:04 ]
 

    本站上传的部分小戏剧本,选自“全国部分省市农村题材小戏调演”中的优秀剧目。这些剧目选材好,立意高,内容丰富,题材广泛,贴近生活,风格多样,形式短小精悍,乡土气息浓郁,是非褒贬分明,情节感人至深,为广大文艺工作者和各级各类文艺团体提供了可移植演出的蓝本。其他评剧剧本与戏曲小品剧本,有的是由戏迷票友根据录音整理,文字记录不够精准;也有评剧专业演员个人保存的剧本和正式出版印刷的剧本,或因有所修改,或因版本不同,与网上的视频、音频不完全吻合,供参考。

剧 种 剧 目 更新日期
评 剧 刘云打母 2012-10-22
评 剧 打狗劝夫 2012-06-21
评 剧 杨二舍化缘 2011-03-22
评 剧 向阳商店 2010-03-06
评 剧 女陪客 2010-03-06
评 剧 马寡妇开店 2010-03-06
评 剧 包公赔情 2010-03-06
评 剧 进 山 2008-04-05
吕 剧 借 媳 妇 2008-04-05
吕 剧 春暖花开 2008-04-05
越 剧 瓜 园 会 2008-04-05
抚州采茶戏 县官下乡 2008-04-05
二 人 台 父子争权 2008-04-05
豫 剧 调 查 2008-04-05
越 调 电脑风波 2008-04-05
二 人 转 喜 莲 2008-04-05
淮 剧 画 像 2008-04-05

- - -

你怎知革命人胸中宇宙,你怎知共产主义磅礴全球。

看今朝柜台内外风急雨骤,我愿献红心巧手奋战不休。

你说什么天天送货满街走,说什么误了青春难出头。

我的这双手并非己所有,我的这双手听从党要求。

革命路上大步走,海让路山低头,永远前进不停留!

[幕后伴唱:劳动的手,光荣的手,有人喜欢有人愁。

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无产者千万双手写春秋哇!

[天空出现万丈长虹,绚丽夺目。几个下班工人匆匆上,发现刘春秀,围拢上来

看见刘春秀,宁肯自己淋湿,却用雨衣覆盖梯架,更为感动。他们或抢背梯架,

或热情引路,一片阶级深情。

[潘有才见状,自知阻拦不住,随机应变,递上雨伞。

潘有才:春秀,把它带上!

刘春秀:[不理睬,遥指长空垂虹,无边树] 看:雨后复斜阳,关山阵阵苍。

        [刘春秀等昂然前进。潘有才失神的望着。

         

第六场    访户查疑

[接前场

[白云坡赵大娘家。屋檐下有火炉,扫帚。院子里有洗衣盆、搓板等物。

[幕启:刘春秀背梯架精神抖擞上。

刘春秀:赵大娘![推门,发现大娘不在。略为迟疑,放下梯架,利索的拾掇院子、扫地、端起洗衣盆,搓洗衣裳。手上绷带碍事,解开,放在一旁,继续搓洗。

        [幕后女生伴唱:方便的商店红亮的心,周到的管家贴心的人。

                巧理工农千家务,温暖群众万人心。

        [刘春秀端着洗衣盆下。妇女甲、丁陪着赵大娘上。

妇女甲:大娘,您在家好好养病。

妇女乙:需要什么您就说一声。

赵大娘:哎,听说车毁人伤,店内风波阵阵,我是惦记着春秀啊!

妇女甲:刚才又下起大雨,路上尽是泥泞。

赵大娘:[仿佛自语] 盼春秀,盼来又担心。伤未好,雨后路难行—— [慢慢踱步,发现周围有些变样,诧异的)咦?谁帮我拾掇干净?[仔细观察,越发惊奇] 怎么不见洗衣盆那?

        [妇女甲、丁亦表惊讶。

赵大娘:[判断] 莫非?[发现绷带,惊喜地] 是她,[心疼地] 你们看!绷带上还有血印,是春秀!

        [刘春秀端洗衣盆上。

刘春秀:[热情地] 大娘!

赵大娘:[一阵心酸,抢过洗衣盆,热泪盈眶] 闺女![轻轻抚摸刘春秀的手,缓慢的缠扎绷带]  你,你怎么还来呀?

妇女甲:想不到风雨无阻,送货上门。

妇女乙:春秀,货车呢?

刘春秀:暂时还不能使用。

赵大娘:(揩泪)嘿!人来了,车就会来的。

        [李大爷上。

李大爷:车没来,货也照样送!

刘春秀:[转过身来)李大爷!

李大爷:春秀,大伙儿让我当个代表,谢谢你送来鸡蛋、点心、红糖、奶粉。

刘春秀:谢什么,店群一家,鱼水难分哪!

李大爷:说得好,[向赵大娘] 老嫂子,病好点没有?

赵大娘:[宽慰地] 咳!看见这商店闺女,我这病早就治好八分!

李大爷:[出示中药袋] 药是买来了,可任务没完成,老嫂子,鸡苦胆,药店不经营。

刘春秀:李大爷,是不是白鸡的苦胆哪?[掏出纸包] 您看这成不成?

赵大娘:春秀,[惊愕地] 你怎么?

李大爷:[恍然大悟)哦,我想起来了!准是买货那天,坡前谈论,咱说者无意,她听者有心哪!

赵大娘:[手捧药包,激动地] 胸中有群众, 听一言,记在心。

李大爷:雪里把碳送,事虽小,情意深。

赵大娘:[无限感慨] 哎,旧社会当铺粮行出出进进,从未见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人。

[回忆往事,情不自禁] 春秀,当初孩子他爹当药工,积劳成病。为买药,我找掌柜讨回所欠月薪。掌柜的认钱不认人,豺狼成性。说什么偷懒装病,店规不容。
        他把我推出大门,等回到了家,孩子他爹已经—— 可怜他当了一辈子药工,
        亲手配过多少药,临死却连一剂也没吃成!

李大爷:资本家霸尺占秤,为的是压榨我们。

赵大娘:如今,共产党毛主席光辉指引,天地变,万象更新。售货员岂止送货上门,份外事一样心思费尽。

       (唱)眼看药包喜泪滚,两种商业两种人。

想从前资本家经商阴奸损,看如今店群一家亲。

药包不过三钱重,阶级情谊重千斤。

知心的话儿说不尽,感谢党教育出春秀这样的青年人。

妇女甲:知寒送暖,

刘春秀:这本是应尽责任。

李大爷:新苗成长,

刘春秀:全靠着日照雨淋。

妇女甲:春秀,我们先走一步。

妇女丁:大娘,有空再来看您。[妇女甲、丁下。

刘春秀:[搬梯架,取出商品] 大娘,挂面、味精、白糖、团粉——

赵大娘:闺女,白糖有了。

刘春秀:[疑惑地] 几时买的?

赵大娘:咳!今天早晨,傅满堂的女人过来探病,问长问短献殷勤,还捎来白糖一斤。她说车毁人伤货已停送,是她亲自下坡叫开店门。

刘春秀:[警惕地] 白糖在哪?

        [赵大娘递过白糖包。

刘春秀:[接包,掂掂分量,取出商店白糖,仔细比较] 不对,顶多八两,哪有一斤?这包

白糖不会是咱店的商品。

李大爷:嗯,咱社会主义商店,从来是准两准斤。

刘春秀:再说,这包包得没角没棱。

赵大娘:嗯,也不像咱职工包得方方正正。

刘春秀:[思考] 看起来八两糖来路不明,傅满堂肯定有私卖活动。李大爷,这个傅满堂的底细——

李大爷:(唱)提起那傅满堂心中疑云起,他自称是采购员可出差无终期。

             最奇怪近几天人来货去,黑夜里搬运忙走东投西。

             看样子来去匆匆行动诡秘,问起来支吾搪塞形迹可疑。

刘春秀:[思考] 看来傅某不只做点小生意,某非有个转运站,专搞投机?

赵大娘:[向李大爷] 听你一提我也想起——

       (唱)昨晚傅家摆酒席,猛然间一个身影好熟悉。

             这回我可看得真来认得细,就是那姓潘的,他一手推车一手把鱼提。

             听他们行酒猜拳无顾忌,说话声一阵高来一阵低。

             一个大喊“白云坡是咱们的一亩三分地”,一个冷笑“哪能让他来试犁”。

   说罢轰然笑声起,你看这事奇不奇。

李大爷:嗯,清早,我还看见姓潘的和傅满堂嘀嘀咕咕。

刘春秀:哦![思考] 莫非潘、傅勾结在一起?大爷,大娘,货车难出店,店内有隐患;

        货车翻坡上,坡上有敌人踪迹。

李大爷:群众眼睛如秤似尺。

赵大娘:衡量得出山高水低。

[小蓉子跑上。

小蓉子:[边跑边喊] 爷爷!螺丝帽,螺丝帽!

李大爷:[手握螺丝帽] 嘿!到底找到你了。

刘春秀:小蓉子,哪儿拣的?

小蓉子:车道旁,草丛里。

李大爷:这两天满腹怀疑,想货车翻得离奇。看!崭新的螺丝帽,没人动它,怎能飞进草丛里?

刘春秀:[当机立断] 大爷,大娘!白糖、螺丝帽,我带回去,向党支部仔细汇报!

李大爷:好。

刘春秀:[背起梯架,与众告别] 再见了![上路,充满信心地] 定叫车轮奔驰急!

  众:  [向刘春秀招手] 店群同心举战旗!

第七场    风波陡起

[黎明前转上午。白云坡宿舍区一角。

[幕启:傅满堂忐忑不安,不时看表。潘有才帽檐低压,上。

傅满堂:老潘,老潘!我正要找你。昨天,刘春秀突然上坡,险些被她发现运糖机密。亏得我临时改变主意,要不然,事情岂不露底?

潘有才:[阴沉着脸] 别提了!你这个混账东西,你卖给街坊的八两白糖,已落入人家手里。

傅满堂:[恐慌地] 这—— 是我老婆贪图小利。

潘有才:他们决定,顺蔓摸瓜,寻根究底。

傅满堂:真的?

潘有才:哼,你以为货车上坡,只不过跑跑生意。不!人家要这“一亩三分地”,他们对你我都有怀疑。

傅满堂:那,马上转移!

潘有才:谈何容易?今天一早,货车又要上坡。

傅满堂:那、那批白糖,又运不出去?

潘有才:不,要运出去! 如若不然,一露百露。白糖肥皂、毛线布匹,新帐旧账,后患不息。

傅满堂:那你坐镇坡上,指挥抢运由你。

潘有才:不!再不能仓促行动,顾此失彼。这次要改变策略,主动出击。叫她从此不敢上坡!

傅满堂:你有何主意?

潘有才:我告诉你![对傅满堂耳语] 到那时,何愁运点东西!哈哈哈哈!

        [傅满堂领命点头,二人分下。

        [刘春秀、崔玉海推车上。

刘春秀:(唱)推车上坡如返战场,老王他细叮嘱语重心长。

             今日里重握车把倍添力量,白云坡上 红心映朝阳。

崔玉海:(唱)春秀他热爱商业有理想,玉海我总觉得虚度时光。

             十多年宏伟志愿难轻放,莫非说雄鹰敛翅骏马收疆。

[傅满堂上。

傅满堂:货车,停下,买点东西。

        [刘春秀停车,妇女甲、丁上。

妇女甲:同志,有白糖吗?

刘春秀:有。

        [妇女甲、丁各买一包白糖下。

傅满堂:我也来一包。[推开崔玉海递过的白糖,伸手挑了一包] 再来十瓶二锅头!

刘春秀:同志,车上没预备这么多,你想多买,可以到商店去。

傅满堂:咦!你们不是常说,为人民服务“完全、彻底”吗?那我看,让这小同志给咱来一

趟。

崔玉海:我给你来一趟?

傅满堂:做到顾客满意嘛!

刘春秀:[闻出气味不对] 你买这么多,是个人还是集体?

傅满堂:哎,一手钱一手货,干嘛刨根问底?

刘春秀:不,送货上门,为的是方便群众保证供给。集体购买,我们可以回店联系。个人的话——

崔玉海:春秀,防止投机倒把,牟取暴利!

傅满堂:嘿,你这是血口喷人!走,找你们刘经理去![上前欲抓崔玉海衣领]

刘春秀:[正颜厉色] 你要干什么?为什么蛮不讲理?

傅满堂:你们是售货员,我是顾客,你们说话就应该客气!

崔玉海:你这是存心找碴儿,谈不上客气不客气。

        [下班工人甲、乙、丙上。

傅满堂:嘿,小伙子!你干了这行,谁买东西,你都得拿,这就叫买卖,你甭不服气!

崔玉海:你、你小看人!我伺候不着你,春秀,咱们回去吧!

刘春秀:不,不能回去!

崔玉海:那我走,我不受这窝囊气![欲下]

刘春秀:[喊住] 小崔!这是工作,[严肃地] 工作岗位怎能擅离?

        [崔玉海停步,叹气

傅满堂:[冷笑] 送货上门,热情值得夸奖,只怕群众不买你们的账!

        [群众议论纷纷,有人质问:这是什么话?

刘春秀:小崔,听见了吗?他无理取闹,另有心机!

        [妇女乙、丙、大伯等上。群众聚集

刘春秀:[向傅满堂,一语中的] 看来,你是想挑起纠纷,制造一场风雨呀!

傅满堂:[被击中] 呃,这——

刘春秀:你是哪单位的?

工人丙:对,找他们领导去!

  众:  对,走!

傅满堂:[慑于群众威力,以攻为守] 得,得!这白糖我不买了![递包,有意把包抖落地下,故作惊讶] 怎么,是碱面![反扑] 好哇,还说方便群众?你自己看,碱面!

刘春秀:[一愣] 碱面?[捡起,浅尝,确认碱面后] 给你换。

傅满堂:换,没那么便宜!我买一斤白糖,怎么变成一斤碱面?

刘春秀:一斤碱面?[思索]

崔玉海:[纳闷] 春秀,咱商店从没包过这么大包的碱面啊?

刘春秀:[果断地] 对,这里面有鬼![经过考虑,胸有成竹] 我问你,碱面是你发现?

傅满堂:[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当然!

刘春秀:那好,包掉地下,你不细看,也不尝尝,怎么知道不是白糖,也不是别的东西,偏偏是碱面呢?

傅满堂:[被问住] 这—— 本来就是碱面吗。

刘春秀:[冷笑] 哼!这包可是你自己挑选?

傅满堂:[理屈词穷] 呃,不,我没挑,我没挑!

崔玉海:就是你自己挑的!

刘春秀:[紧逼一步] 看来,包里包的什么,你已经了解在先了。

傅满堂:[惊慌失措] 呃,呃——

        [李大爷、赵大娘、小蓉子上。

李大爷:怎么回事?

傅满堂:呃,老李师傅,我买白糖,他给我碱面。

  众:  是他有意捣乱,是他刁难售货员!

赵大娘:傅满堂!你们家不是卖白糖吗?

傅满堂:我——[狼狈不堪,仓惶溜下]

刘春秀:大娘,他就是傅满堂?

赵大娘:对,就是他!

刘春秀:好,上坡!

第八场    红花怒放

[黄昏后。商店办公室内外。

[幕启:刘宝忠正与崔玉海谈话。潘有才佯装扫地,窗外窃听。

崔玉海:经理,[辩解地] 那人叫傅满堂,确实存心捣乱。春秀同他据理争辩,驳的他哑口无言。

刘宝忠:[打断地] 哎!要尊重客观事实,不要靠能言善辩。碱面由我们卖出,就该把责任承担[扬起手中信件] 群众向上级告状,里面也有你崔玉海  我的好售货员!

崔玉海:[意外地] 我?

刘宝忠:你屡次发生事端,要深挖思想根源!

        [崔玉海忿忿然。售货员乙内喊“经理”上。

售货员乙:又有顾客退回碱面!

刘宝忠:嘿,又是一番赔礼道歉![下]

       [售货员乙随下。崔玉海欲下,潘有才自窗后走出。

潘有才:小崔,又挨批了?

崔玉海:你甭管!

潘有才:[讪笑] 你还蒙在鼓里呢!人家春秀都谈了——

崔玉海:她谈什么?

潘有才:她说小崔不愿上坡送货,这是有意制造破坏事端!

崔玉海:[一惊] 啊![一想] 不能吧?

潘有才:[奸笑] 紧要关头见人肝胆哪!事故闹大了,都怕牵连!

崔玉海:[焦躁地] 我找她谈去!

潘有才:[急拦] 哎!谈也枉然。上次出车,分明是她弄翻,闹来闹去,不也烟消雾散吗?

        她爸爸是经理,一切包揽。即便车翻十次,骨肉依然。甭看表面吵得天旋地转,

        关键时刻,利害攸关。谁能不倚不偏?

        [崔玉海茫然若失,下。潘有才偷偷把信置桌上。

潘有才:傅满堂真是笨蛋,反给我惹出麻烦。哎,青岛万利绸缎庄的大掌柜,如今混得好惨!

        [刘宝忠内喊“老潘”,持碱包上。潘有才闻声一惊。

刘宝忠:包包,点数,你都没干?

潘有才:那是春秀不让我管。

刘宝忠:装车、备货,你也没看看?

潘有才:也是春秀不让上前。

刘宝忠:可要忠诚老实,

潘有才:绝无半点谎言。

刘宝忠:[叹气] 春秀![进屋]

潘有才:[尾随,佯装恳切] 呃,经理,我看是无意弄错,小春秀情有可原。

刘宝忠:唔?

潘有才:一来春秀进店日子还浅,白糖、碱面不好分辨;二来奔波劳累,一日三班,忙中出错在所难免。

刘宝忠:什么?“在所难免”?这是强调客观!我们是社会主义商店,这种差错,根本就不能出现。

潘有才:可也是,经理,春秀有作为,是个好青年。唯独脾气倔,使您受牵连。您光明磊落,大家称赞, 可——

刘宝忠:怎么,又有闲话流传?

潘有才:[故作无意中失言、急欲掩饰状] 呃,算了,个别人无稽之谈。

刘宝忠:不,有话要讲在当面。

潘有才:这—— 有人说您有偏有向。

刘宝忠:[一愣] 啊![旋即一想] “有偏有向”,我树正不怕影斜,这种闲话你少传。 他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我不听那一套!

[潘有才故作委屈,唯唯诺诺下。

刘宝忠:[反复回味,惑于流言,心绪烦乱] “有偏有向”——[走向桌旁,见信] 什么?[阅信,生气地] 两封了。

        [售货员甲上,手持第三封匿名信。

售货员甲:经理,门缝里塞进来一封群众来信。

刘宝忠:[拆信,目光一扫,颓然坐下] 叫春秀![售货员甲答应着下。

刘宝忠:[念信] “黄毛丫头,存心不良;坑害顾客,碱卖作糖;

有错不改,好胜逞强;商店信誉,丧尽丢光!”

        (唱)转眼间信交叠是非曲直谁判别,我只知小春秀脾气太倔,

不料想坏事情桩桩件件 件件桩桩紧相接。

她,她头趟下街车翻货毁 风波未歇,

她,她二趟下街碱当糖卖又生枝节。

最可气先进的名声她全抛却,

再姑息就难免三趟四趟、连续不断、招惹是非、乱子不绝。

我自信无偏私 兢兢业业,只怕是有人 指影说树斜。

今夜里要对她严厉训戒,再不能优柔寡断迟疑不决。

[电话铃响。

刘宝忠:[拿起听筒] 喂!我是老刘。嗯,碱面的事,嗯,嗯,深入调查,嗯,什么!写成材料上报?好,好。[放下听筒,猛然一甩手] 咳![进里屋]

        [刘春秀上,边走边摘套袖,发现室内无人,踌躇着。崔玉海持请调报告上。

崔玉海:刘经理!

刘春秀:[转身] 小崔!

崔玉海:[上下打量,鄙夷地] 你,哼!

刘春秀:[和颜悦色] 你有事?

崔玉海:[亮出请调报告,发狠地] 我请调工作!

刘春秀:[一惊] 啊!离开商店?

崔玉海:[怒气冲天] 哼!不请调成吗?我小崔不愿上坡送货,有意制造破坏事端!

刘春秀:[察出端倪] 你准是又听信了谣言——

崔玉海:[冷冰冰] 你甭来这一套,我又不是三岁小孩!

刘春秀:[愣住] 你说什么呀?

崔玉海:你还不明白?

刘春秀:[忍住内心委屈] 小崔,柜台上风云变幻,咱们要仔细分辨哪!你看,工作这么忙,战斗这么紧张,咱们怎么能离开这条战线呢?

崔玉海:[讽刺地] “咱们?”哼,我可比不上你,你有个好爸爸,是经理。出了事都替你兜着,车翻十次,照样是经理的女儿。可我—— 嘿,你我没有共同语言。我只能走,你甭管![欲下]

刘春秀:[拦阻地] 小崔!

崔玉海:怎么,我惹不起你们,还躲不起你们吗?[下]

        [刘春秀呆立。刘宝忠冲出里屋,脸色煞白。

刘宝忠:[劈头盖脸地] 你!你!你!简直把我气死了,你把我的脸面都给丢尽了!你到处招灾惹祸,好胜逞能。上下纠纷,内外矛盾。怨声四起,流言丛生。你,马上给我写个请调报告![震怒、击桌]

刘春秀:[如闻晴天霹雳] 什么?请调报告?我从来也没想过呀![半晌,痛楚而恳切地] 爸爸,您是经理,您干了几十年商业工作了。我是售货员,参加工作不几天。我多么需要您的指点帮助呀!如果我有错误,您就批评吧! 批评的再狠,我也能够接受!

刘宝忠:[颇动感情] 唉!不是我和你水火不容,当父母的谁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老老实实,稳稳当当,努力工作,学好本领。我平时最怕出乱子,可你进店后接二连三风波不停。你听听崔玉海的话,你看看群众的来信![刘春秀一封封的阅信。

刘宝忠:上级要我深入调查认真分析,我调查谁呀?我分析谁呀?要是别人,我还好说话,

        偏偏是你,咱爷俩在一起工作,我不愿让人家指着脊梁骨说西道东!

刘春秀:爸爸,我看您是非不分!

刘宝忠:什么?我是非不分?

刘春秀:上级要您深入调查认真分析,您调查了没有?您分析了没有?一不调查,二不分析

 
 
  中国评剧曲谱网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中国评剧曲谱网 冀ICP备08005179号
Copyright © 2008-2009 pingju.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pingju.com.cn
pingju.com.cn 版权所有,本站所有内容未经 pingju.com.cn 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