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ingju.com.cn - 中国评剧曲谱网
| 首页 | 唱段曲谱 | 评剧史略 | 评剧知识 | 曲  牌 | 锣鼓经 | 剧  本 | 戏词释典 | 特色铃声 | 戏迷论坛 | 曲谱邮购 | 买乐器 |
 中国评剧曲谱网 曲谱服务热线:132-5320-3298
戏迷登陆
评剧
加载中...
评剧曲谱搜索引擎
输入想查找评剧选段名的一部分或全部
关键字
高级搜索
热门选段 花为媒 刘巧儿
秦香莲 人面桃花
小女婿 夺印
最新评剧曲谱
·我本是窦家女原名端云
·那一天斩杀蔡贼公余后
·春风得意精神爽
·莫伤心泪擦干
·我这里替主母虔诚祷告
·王三巧在房中心绪不宁
最新铃声
·鸳鸯河--喜得换了新娘装
·玉镯情--休生悲莫忧愁
·贻顺哥烛蒂--想不到你是贵人
·双锁山--前奏音乐
·金钱板击打乐
·尼姑下山前奏
剧 本
[ 来源:pingju.com.cn | 编辑:admin | 时间:2008-01-01 13:27:04 ]
 

    本站上传的部分小戏剧本,选自“全国部分省市农村题材小戏调演”中的优秀剧目。这些剧目选材好,立意高,内容丰富,题材广泛,贴近生活,风格多样,形式短小精悍,乡土气息浓郁,是非褒贬分明,情节感人至深,为广大文艺工作者和各级各类文艺团体提供了可移植演出的蓝本。其他评剧剧本与戏曲小品剧本,有的是由戏迷票友根据录音整理,文字记录不够精准;也有评剧专业演员个人保存的剧本和正式出版印刷的剧本,或因有所修改,或因版本不同,与网上的视频、音频不完全吻合,供参考。

剧 种 剧 目 更新日期
评 剧 刘云打母 2012-10-22
评 剧 打狗劝夫 2012-06-21
评 剧 杨二舍化缘 2011-03-22
评 剧 向阳商店 2010-03-06
评 剧 女陪客 2010-03-06
评 剧 马寡妇开店 2010-03-06
评 剧 包公赔情 2010-03-06
评 剧 进 山 2008-04-05
吕 剧 借 媳 妇 2008-04-05
吕 剧 春暖花开 2008-04-05
越 剧 瓜 园 会 2008-04-05
抚州采茶戏 县官下乡 2008-04-05
二 人 台 父子争权 2008-04-05
豫 剧 调 查 2008-04-05
越 调 电脑风波 2008-04-05
二 人 转 喜 莲 2008-04-05
淮 剧 画 像 2008-04-05

- - -

就是是非不分!

刘宝忠:这—— 可碱面白糖?

刘春秀:不过骗局迷阵,倒卖转运才是原意本心。爸爸,您千万别糊涂呀!

刘宝忠:什么,我糊涂?

刘春秀:您是糊涂呀!浪里行舟,您不问水情潮汛;扬帆飞浆,您不看航道标灯。您糊涂就糊涂在忘记了阶级斗争!

刘宝忠:[浑身颤抖] 好!多少年日夜辛勤,结果是忘记了阶级斗争。一辈子风霜雨雪,
    竟落个被女儿教训的糊涂人!

刘春秀:爸爸!咱们既是父女,更是同志。我有错,您应该批评我;您有错,我也可以批评您。咱们不能从父女之间的影响来考虑问题,咱们要从阶级之间的斗争来考虑问题呀!

刘宝忠:甭说了!我! 在商店不像经理,在家里不像父亲。长此下去,工作怎么开展?
    商店怎么经营?嘿![怒冲冲打开抽屉,取出笔纸] 这是笔和纸,你不写我写,
    你不请调我请调![下]

刘春秀:爸爸![百感交集,沉重的走到桌旁

    (唱)才遭冷风吹,又闻轰天雷,百感交汇潮涌浪推。

面对黑信心无愧,手捧白纸笔难挥。

进店来党对我谆谆教诲,我怎能遇挫折紧锁双眉。

访户中亲人们情如鱼水,我怎能临疑难无所作为。

我本当投笔毁纸针锋相对,怎奈是盘根错节矛盾成堆。

我本当滚石飞沙有进无退,怎奈是七沟八岔道路迂回。

为什么父亲大怒逼我离队?为什么流言蜚语出自小崔?

为什么坡上的争端波及店内?为什么霎时间风声四起乱云纷飞?

[思索着,走至毛主席像前

毛主席您教我在阶级斗争中辨真伪,

听您的话定能够驱云拨雾迎来遍地朝晖。

我胸有真理勇气百倍,烈火红心百炼千锤。

看眼前这一场斗争复杂尖锐,我想到潘有才所作所为。

定是他为争夺商业阵地幕后捣鬼,我必须英勇作战百折不回。

匿名信有据在手查鬼魅,外运糖已露行迹要穷追。

揭流言及时汇报支委会,提建议清仓盘货管叫敌人原形毕露插翅难飞。

战斗中帮同学思想归队,劝亲人猛醒悟鉴别是非。

为革命坚守岗位绝不气馁,依靠党依靠群众团结战斗无坚不摧。

[毅然提笔铺纸] (白)请调报告,好!

[幕后女生伴唱:白纸正好写壮志,青春如火把笔挥!

[刘春秀伏案疾书,王勇翔匆匆跑上。

王勇翔:春秀!

刘春秀:[奔扑过去] 老王同志!

[王勇翔亲切的扶着刘春秀。刘春秀十分激动,任热泪腮边流洒。静场。

王勇翔:抬起头来,看这封信!

刘春秀:[蓦地一惊,旋复镇静。念信] “向阳商店党支部转刘春秀同志:今天我从冰封雪

飘的祖国北疆回来探亲,一进门,妈妈就对我说:‘孩子,不用惦记我,商店的闺

女比你们照顾的还周到’!”

王勇翔:赵大娘的儿子写的,念哪,念下去!---

刘春秀:“同志,我不知道该用什么礼物答谢你才好,我准备明天就回部队,紧握枪杆,坚守阵地,用打击帝修反的实际行动,和你一起共同答谢我们伟大的党,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

王勇翔:看,工农兵信任你,支持你!

刘春秀:[拿起请调报告,豪情激荡] 绝不辜负阶级兄弟的鼓励!

王勇翔:[展示请调报告,朗诵] “不做昙花开瞬间,要学红梅报春期。崖边岭上昂昂立,

雪压冰封志不移”![激动地] 好,写得好!斗争的熔炉正在把铁炼成钢啊!

刘春秀:老王同志!刚才,我查对货车商品,白糖购销平衡。

王勇翔:哦,那三包碱面?

刘春秀:分明有人——

王勇翔:趁咱不备——

刘春秀:放进白糖包中!

王勇翔:嗯,春秀!有关部门根据你们的反映,正在追查傅某行踪。下午李大爷两次来商店,

  也谈到星期二晚上傅家进糖的情形。我必须立即上坡,协同作战,天亮以前转运站务必查明!

刘春秀:我建议,店内也同时行动,连夜把仓库查清!

王勇翔:刚才,支委会已经决定,组成清仓小组,组长由你担任!

刘春秀:[颇感突然] 我?

王勇翔:对!切记住:盘货要先盘思想,清仓为的清敌情。

  (唱)笑敌人弄巧成拙露形影,抓战机争主动两路分兵。

     相信党相信群众机智勇猛,革命者长缨在手任纵横。

    [刘春秀坚定地握着王勇翔的手。

第九场    长缨在手

[星夜至黎明。商店院子里,一侧有仓库。

[幕启:售货员们紧张而有秩序地工作着,或持算盘,或拿本册,或推磅秤,或搭货筐过场。

[刘春秀披搭肩布上。

刘春秀:(唱)强弓满引箭在弦,还需要勤思考查伪辨奸。

       倘若是盘货中情况有变,沉着冷静 把握主动权。

       [杨广珍、售货员甲、乙上。

售货员甲:春秀,准备工作告成。

售货员乙:只待开仓盘点。

杨广珍:[强有力的鼓励] 大胆干吧!

刘春秀:[点头,向售货员乙] 取来账本马上清点!

    [售货员乙答应着下。崔玉海夹行李上,侧身让过,不慎行李掉地,砰然有声。

杨广珍:[吃惊地] 小崔!这是?

崔玉海:我的行李!

售货员甲:[忿忿然] 什么?想当逃兵?离开商店?[上前抢行李]

崔玉海:[恼羞成怒,脚踏行李,悻悻然] 用不着你教训我,我偏走,你甭管!

刘春秀:[诚恳地] 小崔,你要到什么地方?

崔玉海:[一经诘问,反而茫然] 哪儿也强似在这干!

杨广珍:社会主义柜台如金桥万丈接水连山,怎么你的心远离柜台似风筝断线!

刘春秀:哪一个部门都是革命战场,哪一个岗位都有战云翻卷。咱们不能光想个人得失,

    忘记了举旗接班!

杨广珍:[拍崔玉海肩] 好了,行李送回宿舍,参加战斗,迎接考验!

    [售货员甲拎起行李,热情的拉着崔玉海欲下。

    [售货员乙内喊:“春秀”跑上。

售货员乙:春秀、杨师傅!会计室窗户被撬,商品帐不见了!

     [众人吃一惊。

刘春秀:[向杨广珍] 敌人果然下手!

杨广珍:[沉着地] 我看好事一件,说明清仓正中敌人要害,狗急跳墙,垂死捣乱。到现场!

    [众下。潘有才自阴影里走出。

潘有才:[诡秘一笑] 哼,看你仓怎么清!货怎么盘!

    [售货员丙、丁、戊、己上,议论纷纷。

售货员己:卸货前门紧窗严,

售货员丙:转眼间账本不见。

售货员己:嘿,越忙越捣乱!

售货员戊:这货还怎么盘?

售货员己:潘师傅。

售货员戊:账不见了。

售货员丁:刘经理来了!

     [刘宝忠、杨广珍上。众围住。

售货员丙:经理,货还盘不盘?

少数职工:不能盘了。

多数职工:不,还要盘!

     [双方争论不止。

刘宝忠:哎,静一静,这货不盘了!

杨广珍:支委会决定在先,咱不能贸然更变。

刘宝忠:无账查货,手续不全。违反常规,结局更乱。

    [刘春秀、售货员甲、乙上。崔玉海随上。

刘春秀:不,事情非同一般,怎能照常规处办?

杨广珍:账丢说明帐实不符,

刘春秀:更应该追本求原。

部分职工:对,对!

刘春秀:群众智慧能胜天。无帐也要——

部分职工:把货盘!

刘宝忠:那,也得等老王回店。

潘有才:书记不在难办那——

    [一阵骚动。少数职工表示赞同。

刘春秀:[深切诚挚的] 爸爸,今夜清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大家都急切盼望老王同志消息。可是,如果消极坐等,贻误战机,必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

杨广珍:到那时,局面复杂,形势不利,坏人漏网,后悔莫及。

刘春秀:即便老王在此,也断然不会同意。

刘宝忠:你的主意?

刘春秀:盘货盘敌!

刘宝忠:盘查敌情?

刘春秀:对,敌人偷账灭迹,自以为逞奸得计。其实欲盖弥彰,恰恰暴露了自己。

潘有才:[见势不妙,急忙上前] 同志们,春秀说得有理,查出偷帐人,万事大吉。

部分职工:对,查偷帐人。

刘宝忠:偷帐人,上哪查去?

潘有才: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刘宝忠:你有根据?

潘有才:听说有人,卷了行李。紧急时刻,擅离此地。

刘宝忠:谁?

潘有才:这我可说不详细。

刘宝忠:[大声发问] 是谁卷了行李?

    [崔玉海十分意外,因为缺乏阶级斗争经验,举止失措。

崔玉海:我——[不知从何说起]

刘宝忠:[吃惊的] 小崔,是你?

潘有才:[故作惊讶的] 怎么,是你?

崔玉海:我,我是卷了行李,可我是不愿干商业,有情绪。

潘有才:[话里有话] 那也该报告请示啊?为什么自卷行李?

崔玉海:我写了请调报告。

潘有才:也得等领导审批吧?

崔玉海:这——[语塞]

潘有才:[冷笑] 早不走,晚不走,偏偏在此时此地!

    [潘有才得意。刘宝忠叹气。部分职工半信半疑。

售货员戊:[莽撞地] 小崔你——

刘春秀:[挺身而出] 同志们:云雾交错,遮不住长空万里;纷乱之中,大方向不可偏离。
    小崔的行动我知底,他不是偷帐人,决不搞阴谋诡计!

杨广珍:小崔,我们了解你!

售货员甲等:小崔,我们相信你!

崔玉海:[热泪盈眶] 春秀!

刘春秀:[语重心长的] 小崔呀!周围是斗争的风雨,哪里有安乐的天地?思想上放松警惕,
    必给人可乘之机。

崔玉海:[气急] 潘有才,两面派![掏出《升学指导》,掷地] 我算认识你了!你说春秀……

潘有才:[急忙抢过话头] 哎!这是什么意思?

售货员丁:你为什么造谣中伤?

售货员丙:你为什么恶意攻击?

售货员乙:骨子里必藏祸心!

售货员甲:仓库内准有问题!

潘有才:哎!对仓库有怀疑,尽管清查彻底。

售货员甲:当然要追查到底。

潘有才:好,好,[掏出钥匙] 你们看这是仓库钥匙,谁敢负责,谁开仓去!

售货员甲:[气呼呼地] 走![欲下]

     [刘春秀急拦,售货员甲会意停步。

刘春秀:潘有才,帐丢了,仓怎么清?[冷笑地] 你可是成竹在胸啊。 对吗?

潘有才:呃——

刘春秀:这钥匙你早不交晚不送,偏偏在此时此地让人使用。你是想蒙混过关,还是想嫁祸于人?

潘有才:什么?蒙混过关,嫁祸于人?你不要无中生有,欺人太甚!同志们,自她进店至今,
    祸乱不止,风波未停。今夜行动,书记未归她不等。适才纠纷,经理有话她不听。        
    口说盘货,不许交账。扬言清仓,不让开门。[向刘春秀] 你搞的什么名堂?        
    安得什么心?现在你要回答:破窗盗帐,究竟是何人?

崔玉海:[怒喝] 你!

刘春秀:[从容镇静] 张牙舞爪,遮不住虚弱本性;赤膊上阵,依然是黔驴技穷。 
    商店内祸乱不止,风波未停,是因为存在着阶级斗争。你盅惑经理,为的是隐身逃遁;
    你陷害小崔,为的是把水搅混。你纵然舌枪唇剑,心机用尽,也难免搬石砸脚,露出原型。同志们!破窗盗帐有人在,店内店外一条根!

刘春秀:要问偷账者,先查坡上人!

    [众议鼎沸。

刘春秀:[单刀直入] 你认识傅满堂吗?

潘有才:傅满堂?不知道这个人。

崔玉海:翻车那天,你跟谁说话?

潘有才:嗨,过路买货的人。我怎么能认识?

刘春秀:好,我告诉你。

    (唱)坡上傅某住街西,他与赵家是邻居。

       精耕细作“一亩三分地”,立碑划界 不让旁人来“试犁”

       却也奇 不种麦来不产米,专种商品搞投机。

       坡前捣乱真卖力,谁知白糖露行迹。

       傅某的白糖哪来的?

潘有才:我不详细。

刘春秀:那好,开仓去!

    [潘有才战战兢兢,向仓库走去,忽停步。

潘有才:[向刘宝忠] 这无帐查货,违反常规手续!

刘宝忠:[渐渐醒悟,回戈一击] 该查就得查,什么常规手续!

    [潘有才无可奈何地打开仓门。

刘春秀:今天盘货,先查白糖!

杨广珍:[向售货员甲、乙] 进仓清查!

刘宝忠:[叮嘱] 务必仔细。

    [售货员甲、乙应声下。复上。

售货员甲:春秀,白糖没货了。

     [众厉声追问潘有才。

潘有才:[抵赖] 我账实相符,账上自有凭据。

刘春秀:[冷笑] 手写的帐被盗丢失,可我们心中的帐清清楚楚确切无疑。星期二那批白糖哪去了?

潘有才:呃,投放门市——

刘宝忠:不对,门市白糖,上月份货已进齐。

潘有才:哦,我想起来了,走了大号交易,刘经理亲自签字同意。我潘某手下人,不过跑跑

腿,联系联系。

刘宝忠:潘有才,你![欲辨不能,又气又急)

刘春秀:[沉着地] 潘有才,你同哪位进行交易?

  众:说!

潘有才:[吞吞吐吐] 呃,是——呃——

刘春秀:同志们!仓库白糖无货,傅满堂家却进了一批!

刘宝忠:呵,你说卖给红旗化肥厂,原来你和傅某合伙投机。那批白糖哪去了?

  众:[厉声逼问] 白糖哪去了?

    [王勇翔内喊:“同志们”上。李大爷、赵大娘同上。

王勇翔:白糖追回来了!

潘有才:[抢上前] 王书记!这纯属阴差阳错,您千万掌握政策——

王勇翔:哦,口说不可信?

潘有才:是,是。

王勇翔:证据要确凿。

潘有才:对,对。

王勇翔:潘有才,你们的贪污盗窃,投机倒把集团破获了。

赵大娘:潘有才,你看![掏出底稿] 你写的匿名信底稿!

李大爷:[掏出扳手] 你制造翻车的罪证!

王勇翔:潘有才,你看这是什么?[亮出一角烧焦的商品帐]

潘有才:[大惊失色] 啊?

刘春秀:商品帐![接商品帐,逼视潘有才]

    (唱)真凭实据手中握,你机关算尽诡计拙。

       你和傅某是同伙,密谋策划白云坡。

       他在摇奖你使舵,狼狈为奸罪恶多。

       今日的天下人民坐,无产阶级专政铁山河。

       八方雷霆火,四面进军歌,你为非作歹一小撮,末日已到难逃脱!

众: (唱)难逃脱!

尾  声    锦绣前程

[国庆节清晨。商店营业室

[幕启:柜台货架,商品琳琅多姿。橱窗里红灯高悬,彩带飘舞,一派节日景象。

[幕后合唱:迎国庆,情意长,张灯结彩备货忙。

灰尘污垢齐扫荡,商店佳节换新装。

[刘宝忠推货车上。崔玉海抱商品上。

崔玉海:刘经理,今天是国庆佳节,让我们送货上门吧!

刘宝忠:不,不!你们钉柜台,还是我来送!

    [王勇翔抱商品上。

王勇翔:好啊,老将上阵,焕发青春嘛!

    [众笑,崔玉海下。

刘宝忠:勇翔,说真格的,从前,一心追求指标利润,险些改变了经营方针。还真得向春秀学习呀!牢记阶级斗争,不能再当糊涂人!

王勇翔:铲除了资本主义生意经,才能够全心全意为人民。

    [售货员丙上。

售货员丙:老王,工厂街道报喜来了!

     [锣鼓声由远而近,李大爷、赵大娘等上。

李大爷:老王!我们一来报喜——

一工人:“争气钢”轧制成功!

赵大娘:二来感谢——

李大爷:售货车满载深情!

王勇翔:工农兵热情鼓励,送来了强劲东风。

    [刘春秀、杨广珍及售货员甲、乙、丁等抬“便民措施”上。

刘春秀:老王同志!货车小组有几条措施,请领导考虑群众批评。

王勇翔:好啊,说说吧!

刘春秀:您听着!日用商品经常送,急需商品及时送!

崔玉海:军属烈属优先送,老弱病残专门送!

售货员乙:双职工们班后送,

售货员甲:工厂会战车间送。

售货员丁:节日商品突击送,

刘宝忠: 工作越忙越要送!

王勇翔:好!斗争未有穷期,

刘春秀:必须继续前进!

众:  永远前进!

   (唱)金光大道万里长,高举红旗向前方”。

毛泽东思想光芒万丈,向阳商店永向阳 永向阳!

全 剧 终

 
 
  中国评剧曲谱网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中国评剧曲谱网 冀ICP备08005179号
Copyright © 2008-2009 pingju.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pingju.com.cn
pingju.com.cn 版权所有,本站所有内容未经 pingju.com.cn 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